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男子为了小三将妻女打跑, 死后没人送终, 妻子: 死路上都懒得看
产品中心

你的位置:凤凰vip > 产品中心 >

男子为了小三将妻女打跑, 死后没人送终, 妻子: 死路上都懒得看

发布日期:2022-05-21 21:44    点击次数:194

《诗经.邶风.击鼓》中说过:“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携老”。

比喻将一个人爱到了极致,此生唯有死才能将你我分开。

那恨一个人呢?

“要多恨就有多恨,哪怕他死在马路上我都不会瞧他一眼”!

视频中,一个40多岁的女人哭得顿足捶胸,声嘶力竭地向记者痛斥丈夫的种种畜生行径。

光说还不解气,又径直冲向人群,抢过丈夫的遗照摔在地上,狠狠地踩上两脚!

“人死为大”!死者的亲戚们受不了了,冲上去就对女人展开了围殴,女人的两个女儿为了回护母亲也加入了战团,一群人翻翻滚滚打得不可开交……

老死不相往来!这恐怕就是将一个人恨到了极致吧!他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恩怨呢?

45岁的黄怀元刚过完生日的第10天,就因结肠癌恶化药石无医。

弥留之际场面十分凄凉,没有妻子悲戚戚的告别,没有儿女陪伴左右,只有他的三姐独自在床边抹着眼泪。

“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都说出来吧”!

黄怀元使劲张了张嘴,用微弱的声音说道:“想见见自己的妻子,想让两个女儿来送自己最后一程”。

最平常不过的要求却让三姐面露难色:这个……

“我知道以前都是我的错,我对不起她们”!

黄怀元越说越激动,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一口气上不来就此撒手人寰!

三姐赶忙招呼早已守候在一边的本家兄弟,有替逝者整理遗容的、有摆设灵堂的,各负其职,一切井然有序。

按照习俗,在家停灵的这几天,妻子儿女应该在家披麻戴孝守灵谢客,兄弟没有儿子,只有两个女儿,前些年由于发生了一些家庭变故,两口子变得水火不容。

当时自己作为长辈,不但没有从中调解,反而帮着兄弟推波助澜,把她们母女赶到了大街上……

想来这些年她们还一定耿耿于怀,可看着身边兵强马壮的本家兄弟,三姐似乎突然间来了底气。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抬也要把她们抬来,不能在全村人面前丢了脸面。

都是本乡本土两家人,相隔不远,一行人浩浩荡荡地端着黄怀元的遗照向着他女儿住的村落进发。

刚进村就和黄怀元的小女儿黄晶撞了个满怀,黄晶见到这些本家叔伯,就像老鼠见了猫一样神色仓皇地往楼上跑去。

仗着人多势众,三姐一马当先地跑上去抢进门。

“你爸过世了,跟我们一起回家守灵”。

“我不去,他不是我爸”

“不是你爸,你是野种吗”?

“那你就把我当野种好了”。

本家叔伯一个个张牙舞爪、气势汹汹地把瘦小的黄晶逼到了墙角。

此时,闻讯而来的大女儿黄银红推开人群来到妹妹身边,一把抱住妹妹安抚她的情绪,一边推着众人要把他们往外赶,几个大男人上前将黄银红推到一边。

“两个不孝女,真想一巴掌打死你们”。

众人围着一对姐妹花,以极尽侮辱的语气恶毒地咒骂着……

周围邻居听到争吵后也纷纷围了过来,劝大家冷静一下,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才稍稍缓和下来。

“我身上哪里不是伤,你们知道我和妹妹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吗?赶我走的那天,他(爸爸)掐着我的脖子一脸的凶狠,想把我置于死地,妹妹上前拉我,被一脚踹倒晕了过去”。

“我就想知道是谁把你们养这么大,两个没良心的东西”?黄怀元的三姐仍旧喋喋不休,一脸的不屑。

“我不要你管,滚!滚出去”!黄晶一声尖锐的嚎叫让气氛瞬间安静了下来。

邻居们赶忙上前,本着人死仇灭的道义纷纷劝两姐妹回去看一下:“毕竟是父亲给了你们生命”!

这时,黄银红拿出以前父亲签下的协议。

2007年9月30日,经协议,双方同意断绝父女关系,协议如下:

从即日起,无论双方生老病死都与双方再无关系,甲方不再有抚养乙方的义务,乙方不再有赡养甲方的义务,双方不再有任何瓜葛。

父亲:黄怀元 女儿:黄银红

她们曾经的遭遇,黄家的长辈们自是亲眼目睹,自觉理亏的他们索性绕开话题,试图从亲情伦理的层面入手将她们道德绑架,但不管如何费尽口舌换来的只是斩钉截铁的一句话:“死也不会回去”。

眼见今天无法达成协议,黄怀元的三姐只好领着众人先回去,临走时还不忘对俩姐妹骂骂咧咧、污言秽语的攻击。

众人走后,邻居们忙上前安抚躲在一旁哭泣的黄家姐妹,在如狼似虎的叔伯们面前,两个孩子是如此的脆弱无助。

从黄银红的只言片语中,沉寂多年的过往才渐渐浮出水面。

原来,父亲黄怀元生性暴躁,加上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除了给予她们生命以外,从来没有感受到过一丝父爱。

妹妹的出生,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父亲变得愈加疯狂,学校组织春游、几块钱的班费都憋在心里不敢说,停留在记忆深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赔钱货、野种”!

拳打脚踢成了家常便饭,她已经记不清身上有多少伤,打跑妈妈之后这个家再也容不下她们。

2007年9月,父亲绝情地签下协议将她们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从此不闻不问。

17岁的黄银红从姥姥家借了100块钱在郊外租了房子,发传单、当理货员,每天只吃一顿饭,剩下钱供养年仅9岁的妹妹。

为此两姐妹早早的辍学步入社会,整日颠沛流离命运被彻底改写,曾经的亲情也变成了永远无法化解的仇恨。

距离黄怀元出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没有达到目的的亲戚们会善罢甘休吗?他们又会从哪里入手呢?

第二天,黄怀元的三姐不仅带了更多的人,还找来了电视台的记者,想借助舆论对弟弟的前妻黄满姣进行施压,完成弟弟的遗愿。

一见面,黄家人故伎重演,满嘴火药味的把黄满姣围在中间,黄满姣也像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一样发疯似的和黄家亲戚们撕打在一起。

闻讯赶来的两个女儿也加入了战团。

“妈妈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你们不要再去打扰她”。

记者见状赶忙上前扯开怒火冲天的双方,这时,黄满姣从垃圾桶里翻出一大堆餐具的碎片,原来,看似粗鲁的黄满姣并不像表面上看到的一样不讲情面,之所以走到今天的这一步完全是黄家人逼的。

在听说丈夫去世后,黄满姣就第一时间和两个女儿进行了协商:“再怎么不好也是你们的父亲,应该回去送父亲最后一程”。

可当天晚上黄家人就气势汹汹地找上门,把一切责任都归结到了黄满姣一个人头上,好像一个女人就活该逆来顺受、任由别人捏扁搓圆。

不仅掀翻了桌子,打碎了碗筷,还恶毒的咒骂:“像你这种人怎么不被车撞死”!

本来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结果变得像一地碗筷一样支离破碎不可修复。

“我一个女人,身无分文,离婚七年,你们知道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吗”?

黄满姣声泪俱下地向记者哭诉着以前的点点滴滴。

自从两人结婚后,短暂的恩爱回归了柴米油盐,丈夫也一改往日的温文儒雅变得阴晴不定,酗酒赌博、彻夜不归,还动不动拳脚相加,仿佛站在面前的不是同床共枕的妻子而是十恶不赦的敌人。

尤其是生下两个女儿之后,黄怀元走路都感觉矮了别人半个头,而他的几个哥哥家都有儿子,这种微妙的攀比逐渐改变了黄怀元的心态,对母女三人的态度也愈加恶劣。

黄满姣每次挨打的时候,黄怀元的几个姐姐也会加入到欺负她的行列,薅着她的头发将黄满姣按住任由弟弟殴打,两个小孩在一旁吓得捂住脸抱在一起不敢看。

面对这些血泪控诉,黄家的亲戚也是躲在一旁默不作声,毕竟这都是铁一般的事实。

为了孩子、为了一个完整的家,这些黄满姣都忍了,可最让她不能接受的是黄怀元拿她生不出儿子当成理由,公然在外面鬼混。

后来,直接把别的女人带回家中,面对这赤裸裸的侮辱和挑衅,黄满姣开始了反抗,但在一个壮年男子面前,换来的不过是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她至今都忘不了丈夫拿着棍子将自己扫地出门时的凶狠和小三眼神里的蔑视。

自己一无所有的流落街头,年过不惑时又当起了洗脚妹,几年后拿着攒下的两万块钱和一个朋友合伙开了一家洗脚店。

后来,两个孩子也被赶了出来,时常来店里帮忙,拿着微薄的收入勉强糊口。

“恨!要多恨就有多恨,就是死在大街上我都不会瞧他一眼”!

黄满姣歇斯底里的嘶吼着,突然,她跑向人群夺过侄子手里抱着的黄怀元遗像,奋力地摔在地上又狠狠的踩了两脚。

“我死都不会回去的”。

黄满姣始终过不去那道坎,辛苦劳作、照顾老人、传宗接代、包揽家务,没日没夜地辛苦换来的却是丈夫的背叛,黄家人的谩骂、仇视……

对这个活生生毁了自己一辈子的黄家人,心里剩下的只有恨……

单独面对记者时三姐也留下了眼泪,弟弟命苦,第二段婚姻也没有维持多久。

妻子又给黄怀元生下了一个女儿,可不到两个月就夭折了,不久后弟弟抑郁成疾,染上了不治之症,第二任妻子头也没回地转身离去。

除了自己在他身边照顾,他到死都没有享受过一丝家庭的温暖,如今人财两空身后连个守灵的都没有。

莫问前程有悔,但求今生无愧,如今的众叛亲离难道不是他一手造成的吗?

出殡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记者也在做着最后的努力,但此时黄家姐妹已经关上门拒绝了任何人,隔着门和记者交谈:“我们已经下定了决心,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不需要再有任何瓜葛了,你们再怎么采访也没有用”!

只剩下几个小时了,记者仍旧没有放弃最后的一丝希望,洗脚店的合伙人也表示:“送逝者最后一程是一个女儿天经地义的事,她会尽力说服她们”。

远处,大女儿黄银红的身影越来越近,这让大家不由得心情一振。

只是,黄银红带来的只是一纸证明:

“这是父母的离婚协议”!

为了达到黄满姣净身出户的目的,黄怀元努力争取到了两个女儿的抚养权。

当然,这不是良心发现,仅仅只有一个目的,不想出抚养费!试想,两个没人疼、没人爱的孩子跟着恶毒的父亲和后妈会是一种什么处境?

打跑妻子,最好再赶走女儿!

都说虎毒不食子,寥寥数字尽显父亲的冷血和阴险。

“你不觉得你和他很像吗?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血脉和骨肉的一种延续,你身上有他浓浓的分不开的烙印”!

记者继续打出亲情牌,长篇大论的演说,试图让黄银红回心转意。

“那我心里的痛谁能理解,你一定要戳我的痛处吗?是,他已经死了,难道你们就只会同情死人吗?你们为什么不会活着的人想一想”?

最终,黄银红落寞地站起身头也不回地消失在大家的视野中……

葬礼上,侄儿披麻戴孝代替了黄怀元的女儿送了叔叔最后一程。

黄怀元错了,一把纸钱、一捧黄土带走了他失败的一生。

他不该亵渎婚姻伤害妻子,不该重男轻女戳痛两个年幼的孩子。

做事太绝,必遭指责,凡是太过,必有灾祸,做人切记留三分余地!

有人会说,黄满姣母女太不通情理了,简直油盐不进!

可不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千万别用自己的道德方式去框架别人,说不定自己经历的时候连别人一半的豁达都做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