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一封信背后的玄机,1980年临沭县5.19特大枪支弹药被盗案侦破始末
人才招聘

你的位置:凤凰vip > 人才招聘 >

一封信背后的玄机,1980年临沭县5.19特大枪支弹药被盗案侦破始末

发布日期:2022-10-04 20:52    点击次数:184

参考资料:群众出版社,公安部三局编《刑事侦察案例选编3》

1980年5月20日凌晨1时40分,临沭县公安局接到来自石门公社刘棠大队(今石门镇刘棠村)书记的报案:5月19日22时30分左右,本村民兵连连部的门被撬开,两个存放武器的木橱门锁被撬,一共被盗走56式半自动步枪4支、43式冲锋枪(即苏制PPS-43型冲锋枪)1支,子弹1箱(300发51式手枪子弹和200发56式步枪子弹),子弹带(即56半胸挂)5副以及棉被1床。

接到报案后,临沭县公安局立即将情况向临沭县县委和临沂专署公安处汇报,随后由局长亲自带队,会同临沭县人武部的同志一同赶赴现场。

现场由于民兵和大队干部进入清点被盗枪支弹药的原因遭到了极大的破坏,除了在枪橱的电镀拉手上提取到一枚残缺不全的右手拇指指纹、在枪橱前的地面上提取到两个左脚鞋印外,只留下一封大约200余字的署名为“坚强的革命组织”的反动信件:“今日有我处王XX等同志前往你处借用枪支弹药,切勿不要阻拦。我们是革命的先锋队,从河北到了江苏,最后又到了你们山东。为了借你们这部分军火,我到你处以(已)经一个月零七天了……这谈到这里。农历4月6日(正是1980年5月19日)。”

5支枪支,500发子弹被盗,这是临沭县乃至整个临沂专署自解放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大案,甚至惊动了山东省省委、临沂军分区乃至公安部。公安部长赵苍壁批示将本案列为当年的公安部督办案件,责成公安部三局、山东省公安厅、临沂专署公安处以及临沭县公安局组织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专办此案;济南军区司令员饶守坤指示临沂军分区的政治保卫部门全力配合公安机关追回被盗的武器弹药。随即,由省、地、县三级公安机关以及军分区的70余名干警和保卫干部组成的专案组迅速成立,开始对本案进行侦办。

由于案情重大,根据犯罪分子留下的反动信件的内容看,他们随时可能利用这批枪支弹药进行新的犯罪活动,因此专案组果断地采取了如下四条措施:

1、临沭县进行总动员,各部门、各公社的治保干部组织民兵昼夜值班、设卡堵截;刘棠大队民兵连则负责在本大队以及周围村队进行搜索,注意发现是否有携带或者藏匿枪支弹药的可疑人员。

2、将案情通报给临沂专署下辖各县以及毗邻的枣庄市(此时枣庄市为山东省直辖市)和江苏省的赣榆和东海两县,要求上述地区的公安机关对本辖区内的车站、码头、旅店、饭店、商场等重点场所实施布控,注意发现携带枪支的可疑人员。

3、经济南军区批准,临沂军分区抽调一个加强班(半个排的编制),会同公安部队(武警的前身)抽调的一个班(10人)以从石门公社抽调的三个民兵小队(班级别)全副武装、枪不离身随时待命,以防突发状况。

4、继续勘查现场,认真进行群众走访,找出可疑线索。

根据最先发现被盗现场的2名值班民兵反映,5月19日晚,刘棠大队在放映电影,电影从19时30分开始放,大队里大部分人都去看了电影,还有不少邻村人也来“蹭看”,原本当天民兵连部有5名民兵值班,其中3个人在电影开映前就脱岗去看电影了。电影开映后不久,他们2个也脱岗去看电影(这5个人要挨批了),22时30分电影散场后他们回到民兵连部时发现门被撬开,武器被盗。

据此,可以确定几点:

民兵连部的被盗时间就在5月19日19时30分至22时30分这个时间段里;信中所说“我到你处已经一个月零七天了”,据群众反映上一次大队放映电影的时间和这次放映电影的时间刚好隔了一个月零七天。

案发现场勘查推断出的犯罪分子作案过程看,犯罪分子具有目标明确,手段干脆的特点,虽然也拿走了一床棉被,但很可能只是出于掩护携带枪支所用(用棉被包裹枪支,真有才)。

信件中的刘棠大队的“棠”字都被写成了“圹”。经查访,不仅刘棠大队的群众都是这么写的,连周边的陈棠、宋棠和吴棠三个大队但凡能识字的群众都是这么写的;信尾的那句“这谈到这里”也完完全全就是当地的方言。

根据现场留下的足印分析,犯罪分子约摸在23岁上下(上下区间为5岁),身高1米70至1米72左右,体态偏瘦,至少有小学至初中文化程度。

根据上述分析,专案组认为犯罪分子对民兵连部的现场情况比较熟悉,应该是当地人作案,极有可能是一起有计划、有预谋的盗枪作案。盗枪的目的可能是组织反动集团进行反动活动,或者是报复杀人、或者是持枪抢劫。

据此,专案组将排查范围确定为刘棠大队以及周围的八个大队和一个劳改园艺场,重点放在刘棠大队。

专案组的35名侦查员在上述大队的干部、民兵以及妇联的帮助下广泛发动群众,对符合犯罪分子形象刻画的嫌疑对象逐一过筛,三天时间排出了13名嫌疑对象,经仔细核实逐个剔除后,将嫌疑对象集中在时年23岁的刘月金(小学文化)、时年20岁的刘月银(初中文化)和时年20岁的朱洪亮(初中文化)身上。

刘月金因为好逸恶劳,多次多报工分而受到生产队长的批评,因此和生产队长有私仇,1979年11月的某天还曾经持着锄头打上生产队长家,但却被生产队长一家人给打了出来(废柴)。

刘月银原本是基干民兵,因为好逸恶劳、冒领工分以及小偷小摸而多次受到过大队干部和生产队长的批评,还被勒令停止参加基干民兵的训练,由此心生怨恨,多次流露出要对干部们进行报复的情绪。此外,刘月银性格粗野、胆子较大,外号“夜游神”。其在1978年7月刘棠中学初中毕业前因为擅自离校被取消了毕业考试的资格,导致其只能算肄业,所以刘月银对刘棠中学的教师也恨之入骨,多次流露出要把老师杀掉的念头。

朱洪亮与刘氏兄弟关系要好,三人经常在一起搞小偷小摸。

另有群众反映刘月金和刘月银的父亲刘某原来是刘棠大队的党支部副书记,1978年因病落选且丧失了劳动能力。在刘某在位子上的时候,刘月金和刘月银可以说是呼风唤雨,逍遥自在,谁都要给“刘副支书”一点面子。然而刘某一退下来,刘氏兄弟顿失靠山,没有人再惯着他们,原本可以糊弄的事情变得公事公办起来,1978年后至案发这两年时间里,大队民兵连组织了三次打靶,刘月银虽然已经被开除出民兵连但他每次都要求打靶,都遭到民兵连长的断然拒绝,刘月银因此也恨上了民兵连长。刘月银还曾在村里扬言,其父刘某的病是刘棠大队其他干部给“折腾”出来的,现在人用废了就丢一边,这是卸磨杀驴,早晚要得报应的!

鉴于刘氏兄弟和朱洪亮经常一起活动,有结伙盗窃枪支弹药报复刘棠大队干部和刘棠中学教师的犯罪活动,为了防止意外的发生,专案组立即部署待命的民兵分队对上述人员的住所进行暗中布控,防止犯罪分子下手。

同时,通过写“调查证明材料”的方法,专案组成功获取了刘氏兄弟和朱洪亮的指纹和笔迹,在让刘月银摁手印的时候,专案组发现:他的右手拇指已经受伤,问怎么回事,回答说:咬手指玩不小心咬大劲了。很明显是做贼心虚、有意逃避指纹鉴定的表现。

取不到指纹不要紧,别的途径照样有证据:经过技术对比,认定现场那封信的笔迹和刘月银的笔迹可以做同一认定。同时,专案组在刘月银家的一个破纸箱中搜出一双被锉削了鞋底花纹的鞋子,还找到了被削下来的鞋底花纹碎片,这些碎片经过复原后与现场发现的鞋印进行对比,两者的花纹、特征、大小和磨损程度等特征均完全相同,可以做同一认定。至此,刘月银系入室盗窃枪支弹药的犯罪分子已经是板上钉钉,刘月银被拘留审查,刘月金被监视居住,朱洪亮被证明没有参与此案并予以释放。

据刘月银交代,他因为在1978年7月不能初中毕业就产生了盗枪把刘棠中学的老师全部干掉的念头,被民兵连开除后他认为是民兵连长故意刁难他因此又把民兵连长列入“黑名单”,1979年11月其兄刘月金去生产队长闹事被打了出来,他觉得丢了老刘家的面子,又加上了生产队长一家。

5月19日上午他得知晚上大队要放电影,认为盗枪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就手写了一封反动信件。当晚趁着值班民兵擅自脱岗跑去看电影的机会,携带手电筒和羊角锤撬门进入民兵连部,撬开两个橱柜盗窃了枪支和子弹,将这些枪支弹药包裹在棉被里,将反动信件留在现场后逃离。

得手后,刘月银将枪支和胸挂藏匿在村头一个菜园屋内的麦秸草堆中,将子弹埋在自家的门槛下的土中。其兄刘月金知道刘月银的犯罪行为,但选择帮其遮掩,属于包庇共犯。

5月26日,专案组根据刘月银交代的藏匿地点将枪支、胸挂和子弹全部取出。至此,这起特大枪支弹药失窃案经过一个星期的侦办真相大白,刘月银和其兄刘月金以反革命罪(好有历史感的罪名)被批捕(判决欢迎知情小伙伴积极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