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梦想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了梦想,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绽放成功之花。

内娱渣男天团,又又又塌房了
新闻资讯

你的位置:凤凰vip > 新闻资讯 >

内娱渣男天团,又又又塌房了

发布日期:2022-09-10 20:58    点击次数:84

德云社又摊上事了。

相声演员陈霄华,被曝擅闯女子卧室,疑似猥亵未遂。

目前已经被朝阳公安分局刑拘。

这还不算完。

陈霄华接着被曝出多次醉酒后脱衣。

甚至在德云社宿舍衣柜内排泄......

不过,跟许多公众人物塌房的舆论反响不同。

大众似乎已经对德云社塌房见怪不怪了。

随即更是有人搜集了德云社成员的塌房合集

出轨、家暴、睡粉、私生活混乱,几乎踩遍了雷区。

将「德不发音」词条送上热搜。

德云社,似乎越来越「缺德」了。

一个相声表演团体,怎么就变成了「失德艺人重灾区」?

深扒下去,一切其实早已有伏笔。

从爆红到变质

德云社的前身,是「北京相声大会」。

由早年尚在困顿之中的郭德纲,与人合作创立而成。

一开始只是一个挂着招牌的小摊。

铁皮顶「一下雨,砸得哗啦啦地响。」

2004年,郭德纲拜师侯耀文,演艺事业出现转机。

后借助大众传媒爆火,一时间学员纷至沓来。

从此,「北京相声大会」正式更名为德云社。

小戏班,进化为大公司。

之后,德云社便开始在商业路线上高歌猛进。

一方面,不断发展副业。

郭德纲把自己打造成了行走的招牌,广泛涉猎综艺、电影、电视。

电影《月光宝盒》中,郭德纲饰演的曹操一角。

更是贡献出了视频网站鬼畜区的镇区素材之一。

郭德纲充分利用媒体优势,做德云相声文化的宣传。

而德云社以公司姿态,跨界 服装、餐饮、美容、地产等等行业 。

还利用娱乐圈关系网,一手打造了早期互联网营销咖「薰衣草小熊」。

公司一度估值20亿,全然已非传统单纯的演艺团体。

另一方面,德云社也大力造星。

如何最大限度地扩大消费受众,让年轻人也爱听相声?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利用明星效应, 「 冲着人名就卖得出票」。

于是,张云雷、秦霄贤等年轻成员,便成了重点培养对象。

和其他相声演员相比,他们有更偶像化的外型。

而和其他明星偶像相比,他们又有传统曲艺加持,有一技之长傍身。

早在张云雷坠楼住院时,郭德纲便预言他「几个月后就红得不要不要的」。

果不其然,2018年,张云雷飞升为相声界顶流,门票一度炒到五位数还一票难求。

正中郭德纲下怀。

曾有人评价,「德云社的服务宗旨就是不退票」。

的确,比起传承传统相声艺术,德云社走的是商业化道路。

正如郭德纲所说,「纯粹艺术那是诈骗,根本上是为了吃饭。」

商业运作,固然让相声这门传统曲艺得以与时俱进。

但,也不可避免地导致变味。

德云社的爆红,为日后的「暴雷」埋下了定时炸弹。

首先,德云社一家独大,垄断市场。

曾经的竞争对手在名气、规模上,都无法与德云社抗衡。

岳云鹏搭档孙越创办的艺馨社,就直接选择并入德云社。

久而久之,德云社的相声创作失去了良性竞争的环境。

内容质量持续下滑,充斥着不再好笑的老梗,不少段子被诟病三俗。

可即便如此,德云社的商业价值依然与日俱增。

这得「归功」于另一个定时炸弹——饭圈。

举着灯牌听相声、唱小曲的「德云社女孩」们,行为逻辑越来越接近内娱其他偶像粉丝团体。

应援、P图、控评、撕×,一应俱全。

甚至,还搞起了只有单个成员画面的「个人直拍」。

没错,相声表演居然也没逃过被裁剪的命运。

传承传统曲艺的虚名之下,早已是成熟的粉丝经济。

但众所周知,饭圈文化总是伴随着对偶像的神化。

而这与相声演员「三教九流」的隐形从业标准显然是相矛盾的。

由此一来,德云社的连环塌房,便成了一种必然。

从翻车到塌房

其实,早在成员塌房之前,德云社的「翻车」就已经开始了。

用以扩展商业帝国的副业,接连扑街。

郭德纲参演的影视口碑惨不忍睹,几乎成了烂片代言人。

执导的贺岁档电影《祖宗十九代》,更是未上映就被「打一星」。

而事实也证明,这一星实至名归。

郭德纲曾经代言的「藏秘排油茶」,被曝欺骗消费者。

遭央视315晚会打假。

一手捧出的「薰衣草小熊」,不到一年被检测出质量问题 。

连带着帮其站台的各路明星一起翻车。

而餐饮行业的郭家菜,也因经营不善、菜价高昂、菜品不过关而宣告倒闭。

如果说这些事件,还只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们对德云社的观感。

那么成员相继塌房,则直接让德云社的风评降至冰点。

有的成员触犯了法律。

比如这次擅闯私宅的陈霄华。

还有四年前, 啜鹤雄先后两度 利用自己德云社弟子身份诈骗,被捕后入狱。

有的成员则是私德有污点。

张九南被前妻控诉出轨、家暴;

于子淇被前女友爆料出轨、睡粉,还要用女友的钱保养粉丝;

顶流秦霄贤,被女方贴出照片爆料私生活混乱, 同时还陷入老赖风波……

而即便是立身之本的相声表演, 也在内容上频频被 诟病 。

前顶流张云雷的塌房便是由此而起。

调侃地震、慰安妇等严肃话题,把女性前辈老艺术家编进低俗段子。

引发众怒, 各大官媒也出面批评: 砸挂也应有底线, 通俗不是低俗。

德云社的一系列塌房和翻车,有目共睹。

但为何总是重蹈覆辙?

归根究底,德云社内部的传统戏班思维,已经与现代商业逻辑脱节了。

首先,德云社对艺人的管理理念,与当下社会的要求是错位的。

细看德云社的十条班规,再联系之前修家谱、清理门户之争。

会发现,班规大多数是在强调传统戏班文化中的辈分、纪律、团结。

都是针对内部权力机制,以及从业的专业态度问题。

只有最后两条提到赌博嫖娼斗殴,涉及艺人私德问题。

但也都只是法律规定的底线。

这也说明,德云社其实并没有面向社会大众层面的管理艺人的意识。

旗下成员虽为公众人物,却远没有背负公众人物的道德标准。

由此也决定了,德云社对艺人失德的判定和规训也是错位的。

针对圈内忌讳的「欺师灭祖」行为,德云社绝不放过、重拳出击。

然而,针对大众眼中的塌房劣迹,德云社却往往选择轻视。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张云雷的不当调侃事件。

他的段子对于德云社饭圈之外的大众来说突破了底线。

但对于郭德纲和德云社来说,严重程度只是言语失当。

郭德纲曾为其解释:「孩子还年轻,语言表达能力还不够成熟,希望多给一些时间。」

可想而知,若不是舆情压力,此事也只会被轻轻放过。

而德云社的艺人也许正因对这套潜规则心知肚明,才有恃无恐。

因此,也就不难想象,德云社对于「塌房艺人」的处置,也都较为滞后和被动。

陈霄华早已劣迹斑斑,却没有得到有效的管理。

待到涉嫌违法之后,德云社又甩出一纸开除声明。

其他艺人则是在短暂的中止演出过后,便回归舞台。

依旧得到出演各类「德云社副产品」的机会。

甚至,一些失德案例还被当成段子,写进德云社的演出当中。

用玩笑消解掉严肃性和严重性。

天长日久,也许谁也不会再把玩笑当真。

学艺先学德

作为一家独大的相声团体,德云社俨然成了一个「规则制定者」般的存在。

但这套规则本身漏洞百出,自相矛盾。

它既想与娱乐圈区隔开来,又纵容饭圈文化的同化。

既想打造离经叛道的「江湖」,又无法脱离主流目光的审视。

更为讽刺的是。

德云社既已如此泥足深陷,却又始终与相声这门传统艺术紧紧捆绑。

以至于德云社的风评,也引导着人们对相声的整体观感。

「说相声的哪有好人啊」

本是一句自我调侃,却渐渐成了外界对当下相声界的刻板印象。

曾几何时,「学艺先学德,做戏先做人」还是相声界的警训。

电视剧《马三立》中,就还原过当年相声艺术泰斗马三立老师拜师的场景。

马三立在祖师爷立牌前,向师父叩首听训。

「台上讲艺德,台下讲道德,自重自爱,不贫不贱,不奸不懒,守礼守节守义」

而现实中,马老也是一生践行师训。

从艺,马老是中国传统相声艺术的代表人物,创作了无数经典相声作品。

洞明世事,针砭时弊,全数在台上娓娓道来。

他的讽刺对象大到官僚主义, 小到大街上随处灭烟头的没 素质现象。

人品,更是有目共睹。

对亲友:长辈去世,将其遗孀与子嗣接至家中抚养,传授技艺,教育成人。

对徒弟:不摆架子,晚年一同出门如老友。

对妻子:马老感激她的付出,尊重爱护。

妻子晚年卧床,马三立照顾妻子,几乎没有合衣睡过觉。

妻子去世,马三立在外义演,没来得及见最后一面,异常悲痛。

生前就在妻子身边立墓,以表生前不能多陪伴,死后誓要弥补。

可谁成想,多年以后,老一辈艺术家所坚守的品德已不再被后辈所珍视。

甚至,相声界的「传统」竟被等同于参差不齐的人员素质,并且用来给劣迹做开脱。

不可否认,德云社成功地将相声推广传承。

但不控制风险、不管理艺人,砸的不只是德云社的招牌,更是相声这门艺术。

风评的转变就是证明。

「传统」不是失德的遮羞布。

「通俗」也并非没有底线。

或许,马老名字中的三立之意可以在这里警醒尊师重辈的年轻「艺人」们:

立德、立功、立言。

全文完。